今天是: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档案文化 >> 龙城记忆 >> 龙城资讯 >> 内容
 
纪念刘海粟先生诞辰120周年—海粟的大画
发布日期:2016-10-11   来源:人文常州网 浏览次数:  字号:〖
 

    大画的含义

    刘海粟去世多年,当年围绕着他的声响,是渐趋沉寂了。看看今日的中国绘画,日益精丽繁细,小巧有余,大气不足,已与刘海粟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,渐成陌路。不久前刘蟾老师讲到她父亲的作品,说这些年拍卖纪录平平。我以为,在一个审美趋俗、审美为圈钱作掩护的时代,这恰恰保全了海粟老人的某种清白,说明他与这个俗世保持了应有的距离。

    今日当红画家各领风骚,作品充斥了视觉世界,刘海粟的画,平时已不易看到。柯文辉老先生来常的那次讲座,被安排在西太湖的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的展厅里,音响效果虽不太如意,环境气氛却可称独绝。趁此机会,在讲座前后,就观赏了四壁挂满的海粟书画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我其实从未这样认真看过、读懂过、认可过海粟老人的画。以前的印象,海老大言炎炎,不免出口轻狂。但他的出手,却绝不轻,也从不轻狂。虽然满幅是点画的狂歌酣舞,却下笔重拙,真力弥满,充满勃郁之气。他的画大,但给人的感觉,他并不是在讲究尺寸的大小,而是不得不画大,画小了就容不下——容不下他的情绪饱满,胸胆开张;容不下他的顿挫淋漓,沉着痛快;也容不下他那一片神行,气概成章。

    因为晚年喜欢泼墨泼彩,人们常常将他与张大千相提并论,并且认为大千之法,高出一筹,海粟不免过于散漫不收,所以逊之。其实张大千与刘海粟,从个性到艺术追求,都很不同。大千当然不愧江湖豪客,晚年的泼彩,也显示出绝大的艺术创造力。不过,他在泼的时候虽然漫漶一片,横无际涯,局部收拾却精心细致,已经不似大写意画。这自然也是一种好,或可赞曰:“始知真放在精微。”其精微,一一显露于形迹。海粟之放,则是一放到底,没有细节,也不求细致。他的“精微”,蕴藏于笔墨之中,纯以笔之雄厚凝练,墨之汪洋恣肆,显出品位。也许可以说,大千之画,重在客观之境,海粟之画,则重在主观之意。重客观之境,必讲究一树一石之描绘,泼的地方,只是虚掉了山川树木;重主观之意,则吞吐大荒,横绝太空,无意于世之所谓佳,而放于无所不可之地了。中国古代艺术家所追求的最高的自由境界,是那种解衣盘礴的状态,刘海粟晚年,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展厅里有两幅岱庙汉柏的写生,都是150cm×165cm 的大画,特别引人注目。刘海粟以画黄山最为著名,黄山松画了很多,但这两幅汉柏,超越他画的那许多松树,而成为他的代表作。古今画古柏,仅有赵之谦、石鲁、李可染等数人,可称各有千秋。如李可染画光福司徒庙四柏,侧笔老辣,墨光鲜洁,精谨紧密,自是佳作。即使如此,还是令人觉得,多写实意义上的细节,少精神层面上的力量。古柏恐怕真是为刘海粟一人而生,是专属于他的素材了。刘海粟被打成右派以后十余年写钟鼎文修炼出来的线质,用来表现古柏的铁干虬枝,纹理的扭转屈曲,可称绝配;而刘海粟淋淋漓漓郁郁葱葱的墨点,用来表现柏叶,不拘细节,倒不如赵之谦、石鲁他们那么肖似,却更加苍厚华滋,神采奕奕。司空图《诗品》有句曰“萧萧落叶,漏雨苍苔”,传达出浓郁的悲慨意绪,海粟笔下的古柏亦有之。

    如此大画,除了挥洒遒劲的几条墨线,几簇墨点,几行题款,别无其他渲染涂泽,却称得上积健为雄,神完气足,画面充满了张力和霸气。它们确是写生,与岱庙汉柏院的古柏,形神皆似;它们又超越了写生,汉柏已成为某种精神的赋形,笔墨的载体。

    我们今天理解古人所谓“外师造化”,以为就是写生而已。其实至少从董其昌的理解开始,学画由低向高,得经历三个层次:师古人,师山川,师天地。写生只是师山川,师造化更重要的还有师天地的层次。天地,是化育万物的摇篮,是山川所由生的根据。师天地,故写山川树木之形,并不是最终目的。山川树木,必然注入人的信息,图示一种境界。而这一切,都是以书写性的点画表现出来的,书写的过程,是抒发的过程,是精神成形的过程。

    经常听到理论家们批判中国的文人画笔墨,说是虽有表现性,但缺乏绘画性。西方现当代绘画画几个方块,涂一张单色画布,都说有绘画性,为什么倪云林、黄公望们画出了具体的山川树木,而依然缺乏绘画性?笔墨工具长期形成的特性是:只有造型的适度放松,才保证画中灵性的丰盈;一定程度驱除了刻板的制作,才会留出灵气廻翔的空间。笔墨的表现性,正是绘画性的特殊表现,是绘画性的一种升华。

    在台北故宫看到董其昌三米多高的《夏木垂荫图》,轻松潇洒而大气磅礴,令人惊奇。刘海粟的汉柏,同样可称轻松潇洒而大气磅礴,与习见的那种精工制作,繁复烘染,尺幅虽大,容量有限的画,拉开了质的距离。大画,是精神强度之大,胸襟气魄之大,笔墨蕴含之大,而非徒有其表之大。这是我看海粟的画,得到的启发。

[打印] [关闭]
主办单位:常州市档案局(馆)
版权所有 daj.changzhou.gov.cn 电话:0519-85681008 传真:0519-856810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