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档案文化 >> 编研精品 >> 内容
 
《铁樵医学月刊》,一个旧文人的医学创新
发布日期:2016-04-21   来源:法制宣教处 浏览次数:  字号:〖
 

    从主编《小说月报》到协助《铁樵医学月刊》出版,恽铁樵完成了他弃文从医的华丽转身。自此世间少了一个文学家,多了一个治病救人的良医。

    恽铁樵之文名,起始于主编《小说月报》。1913年从王蕴章手中接过《小说月报》主编之职时,他才35岁。接任《小说月报》主编,恽铁樵是极有信心把这本文学刊物办好的。商务印书馆出版《小说月报》早期因刊载“鸳鸯蝴蝶派”旧派文学作品而被诟病,作为一家大型民营出版机构,商务也想紧跟时代的步伐,使《小说月报》在文坛有了一定地位。果然,在恽铁樵接编以后,《小说月报》言情小说数量锐减,进行了大胆变革,除保留王蕴章时期的“图画”、“长篇”、“短篇”、“笔记”、“文苑”、“新智识”、“改良新剧”等栏目外,取消了“译丛”一栏,先后增加了“传奇”、“附录”、“轶闻”、“游记”、“诗话”、“杂俎”、“棋谱”、“本社来函撮要”等栏目。

    恽铁樵既是编者,也是作者,在《小说月报》上发表过不少创作和翻译作品,其中影响较大的是反映辛亥革命的系列小说“革命外史”,如《血花一幕》、《鞠有黄花》等,其他如《村老妪》对虚假的民主等进行了辛辣讽刺,《工人小史》表现了下层工人生活的辛酸,这也是近代文学中较早以工人为题材的小说。

    1916年,恽铁樵主编《小说月报》到了第四年,他14岁的长子阿通病逝,这对事业正如日中天的恽铁樵来说是个沉重打击。次年,他的次子和三子又先后因伤寒而去世,这让恽铁樵痛不欲生。恽铁樵痛定思痛以后,感到求人不如求己,于是深入研究起了《伤寒论》。就在这时,因于焦虑,恽铁樵的一只耳朵失聪。

    恽铁樵感到这样下去不行,为了挽救更多如他死去的儿子一样儿童的生命,决定弃文学医。1917年他辞去了《小说月报》主编职务,第二年又离开了商务印书馆,拜伤寒名家汪莲石先生为师,同时也向名医丁甘仁学习中医临床经验。在他从医之时,中医正处于极大的争议中。20世纪初,随着西方科学医学的传入,对于如何看待中国传统医学出现了一些有争议的观点。恽铁樵以他亲身临床经验,又纵向比较了世界科学医学的进步,认为中医有实效,西医也自有其长处,由于中西文化背景不同,造成医学基础理论的差异,从而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体系。但是中医由于年代久远,应该整理提高,使之发展进步,并明确提出可吸取西医之长处,融会贯通产生新的医学。

1925年,恽铁樵创办了“铁樵中医函授学校”。在办函授教育时,他曾出版过一本名为《铁樵医学月刊》的刊物。该刊于1934年1月创刊,由恽铁樵的学生章巨膺主编,1935年12月停刊,共出版二卷二十期。

    在恽铁樵看来,无论是主编文学刊物,还是编辑医学刊物,其主旨都是要启迪民众、有益社会、惠及受众,所以《铁樵医学月刊》除了为师生传道授业、切磋医术以外,还开设有“民众医学”等栏目,介绍一些诸如人参再造丸、万病回春丹等中成药,普及预防传染病牛痘、天花之方法,“用极浅显之文字,记述卫生上、医学上种种常识,并及简单之生理、病理,逐一介绍于读者,务期家喻户晓,普遍民间,得以深明利害,知所趋避(《铁樵医学月刊》筝一卷第二期)。”

    1934年以后,恽铁樵身体大不如前,双耳失聪,中风卧床,但他通过学生依旧关心《铁樵医学月刊》。在他的言传身教下,学生孙永祚、徐衡之、顾雨时、何公度、庄时俊等不仅积极为《铁樵医学月刊》写文章,而且潜心学习医术,日后都成为了可独当一面的医家。恽铁樵所办《铁樵医学月刊》,选稿严谨,普及医术,启迪民众,在当时的医学界产生了不小影响。

    离开了《小说月报》和商务印书馆以后,恽铁樵在从医办函授学校的同时,已搁笔多年,偶然写作早已时过境迁。在1921年11月出版的《半月》第一卷第二期上刊登了恽铁樵的小说《无名女士》,在1922年1月出版的《快活》创刊号上亦刊其小说《妃坡小传》,这是恽铁樵在转行从医后再次发表文学作品,从内容到写作方法都是旧式的。显然,偶尔为之只是不忘旧技,因为在中医领域,他转行后的成就要远远大于其文名。

[打印] [关闭]
主办单位:常州市档案局(馆)
版权所有 daj.changzhou.gov.cn 电话:0519-85681008 传真:0519-85681008